推薦閱讀
通訊:吉隆坡中國文化中心疫情期...

隨著古箏琴聲響起,吉隆坡中國文化中心教室中傳出《但愿人長久》的悠揚旋律;在繪畫班教室里,學員們則以菊花、月餅、螃蟹等具有濃郁秋意的主題作畫。 隨著馬來西亞國內新

更多建設
打造制造業人才培養高地 山東將...

新華社濟南9月12日電(記者邵魯文)山東省工信廳、山東省總工會、山東省科技廳等部門近日聯合印發《關于加強公共實訓基地建設 打造制造業高技能人才培養高地的意見》,提出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能源 > 正文

湖進人退,洱海呼吸更暢快

日期: 2020-09-12 13:59:17    來源: 經濟日報   編輯:曉曼   
分享到:

  遠處蒼山茫茫,近處洱海清清。

  初秋時節,在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洱海生態廊道行進,就像走入了一幅山水田園長卷。記者看到,一邊是青瓦白墻的白族民居,一邊是波光粼粼的洱海,青山綠水間,游人如織。

  “洱海生態廊道環湖129公里,總投資91.91億元,今年將完成主體工程建設。這條生態廊道將村莊與洱海物理隔離,可以減少人類對洱海水質的污染,既是展示道,也是休閑道、致富道。”洱海生態廊道建設指揮部工程部負責人段能告訴記者,環洱生態廊道建設包括生態修復及濕地建設工程、生態監測廊道建設工程、生態搬遷工程、管網完善工程、科研試驗地建設工程等子項目,2019年已完成海西30公里主體工程建設。今年3月復工以來,正在加速推進。

  洱海古稱“葉榆澤”,是云南省第二大淡水湖。上世紀80年代起,流域內人口不斷增長、旅游業飛速發展,洱海流域污染負荷快速增加,藍藻大面積暴發。“人進湖退”還是“湖進人退”?這一進與退的辯證法考驗著當地干部的發展觀。

  為了讓“蒼山不墨千秋畫,洱海無弦萬古琴”的自然美景永駐人間,2016年11月,云南省采取斷然措施,開啟“搶救模式”治理洱海,大理白族自治州隨后在洱海流域展開村鎮“兩污”治理、流域“兩違”整治、農業面源污染減量等洱海保護治理“七大行動”,印發《大理市洱海生態環境保護“三線”劃定方案》,劃定藍線、綠線、紅線區域對洱海湖濱生態予以保護,促進實現洱海健康水生態環境。其中,藍線至綠線內的建筑進行有償自愿騰退,對涉及的1806戶居民實施生態搬遷,騰退近岸土地面積約1029畝。而生態廊道就是這條“綠線”的“變現”,也是“湖進人退”的見證。

  對大理來說,這些搶救式保護既有壯士斷腕的決心,也有啃“硬骨頭”的堅毅,除了高位推動,更有全民參與。

  洱海之濱的古生村,古樸的白族民居錯落有致,湖濱的木棧道旁草木蔥蘢。

  “現在木棧道的地方,以前都是民居,現在退出來,讓洱海透透氣。”灣橋鎮古生村黨支部書記何橋坤指著村落告訴記者,過去,村民主要靠種植養殖業謀生,污水直接排入洱海。現在村里實現了“四水”全收,村民的洗滌、衛生間、廚房、圈舍“四水”收集處理后再排放。現在,環境更美了,古村更干凈了,游客也越來越多,去年,村人均純收入1.6萬元。

  “你看,洱海水質這么清澈,環境這么優美,變化這么大!”坐在自家的院落里,53歲的古生村村民何利成笑意盈盈。為了保護洱海,他經歷了三次“從頭再來”。“我15歲就在洱海打魚,1996年當地取締網箱養魚、機動漁船,我轉而承包魚塘。沒想到,2000年魚塘也被取締了。2015年,我開了客棧,2017年,洱海沿岸餐飲客棧被叫停。2018年11月,大理搞生態廊道建設,我家的院子后退了7米多。”

  幾番調整,何利成漸漸嘗到了洱海保護的甜味,“我們的付出是值得的,生態廊道建設我們拿到了補償款,還置換了一塊安置地,我打算繼續開民宿。現在,湖邊有人行步道、自行車道,成了網紅打卡地,游客是之前的好幾倍,我們的生活會越來越好的”。

  與洱海相伴十多年的上海交通大學云南(大理)研究院院長王欣澤一直監測著洱海水質的變化。他告訴記者,洱海開展治理比較早,很多實踐是開創性的。經過多年持續努力,這里的水質不斷改善提升,2018年、2019年連續兩年全湖水質實現7個月Ⅱ類,全湖總體水質為優。“洱海周邊以農業面源污染為主,特點是點多面廣,治理難度較大。經過長期治理,現在取得階段性成效。”他最大的感慨是,“洱海治理不會立竿見影,最終實現水質穩定向好,非常考驗我們的耐心。”

  生態保護并非不要經濟發展,而是要高質量發展。如何讓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當地在持續探索。

  洱源縣,因洱海發源地而得名。從大理古城出發,車行一個半小時,記者來到蒼山腳下的鳳羽鎮,這里被列入大理州鄉村振興試點。在佛堂村,退步堂、天馬草堂、稻田劇場、白米倉等文旅元素與果園、村落有機融合,讓小山村顯得尤為特別。

  站在可否館的茅棚下,山風陣陣。大理千宿文旅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封新城說,他是2013年11月來到這里的,被當地的風物所吸引。“這里是蒼山洱海的交匯點,鳥語花香,我想打造中國最大的露天美術館。”他開始在這里投資,成為“新農民”。鎮政府與千宿文旅公司簽訂了《產業發展框架合作協議》,采取“政府引導、企業發動、農戶種植、企業回購”的模式重點打造綠色水稻、綠色油菜“一壩兩品”。封新城介紹:“我們保持這里的原生態,打造春天的油菜、秋天的水稻等鳳羽好物品牌。我們還想推出鳳羽宴,讓本土食材增值,最終把文旅、物產、藝術在這里打通,帶動鄉村振興。”

  生態保護正在倒逼當地產業轉型。大理州委書記陳堅感慨地說,“大理這些年一方面保護洱海,另一方面實現流域轉型綠色發展,通過轉型發展來促進更高水平的洱海保護”。他說,大理的產業將轉向文旅和大健康產業,傳統農業轉向生態有機農業。同時,“跳出流域保護洱海,跳出洱海發展洱海”,最終實現洱海流域產業協同、區域協同,在發展中守住、守好洱海,讓各族群眾過上更美好幸福的生活。

更多三農
更多互聯網+
做豆腐 赚钱吗 赛车北京pk10网站 十一运夺金出号走势图 山西11选5玩法规则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担拖 扑克3开奖所有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百度 官网河内五分彩 山西11选5中奖查询 排列3走势图带连线2元 宁夏11选5玩法计算 十一选五黑龙江省开奖 辽宁快乐12前一直遗漏 辽宁福彩35选7奖金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询 天津股票配资 辽宁11选五什么时候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