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八項規定 改變中國

十九大報告指出,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其前途命運取決于人心向背。人民群眾反對什么、痛恨什么,我們就要堅決防范和糾正什么。(來源:12月8日,新華社)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全黨理想信念更加堅定、黨性更加堅強,黨和國家的各項事業發展有了更加堅強政治保證。但黨面臨執政環境的復雜性和復雜性,黨內的思想、組織和作風不純等突出問題。實踐證明,管黨治黨,關系黨國家民族前途命運,必須下更大決心、勇氣、氣力抓緊抓好。 5年前,《八項規定》出臺,全面從嚴治黨由此“破題”,開啟了一場正風肅紀、激濁揚清、刷新吏治的作風之變。5年后,當初僅僅600余字之規定,卻扭轉著時代風氣的深刻變化,使黨風政風煥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強大的威懾力,依然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手段,只憑這一點,它已遠超當初許眾人預期;而且,當時認為公款吃喝等中國官場的“老大難”問題,竟然出現如此顯著改善。 作風建設,成績斐然。5年來,黨中央以身作則,率先垂范,身體力行,把八項規定作為作風建設切入點,把全面從嚴治黨為突破口,緊盯重要節點,從件件具體問題抓起,堅決杜絕“節日腐敗”。截至今年10月,全國累查處超19.32萬起,處理超26.3人,黨政紀處分超14.5萬人,真是累累碩果,成績卓著,體現了黨中央全面從嚴治黨和狠抓作風建設的堅定決心與毅力。 這5年來,具體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風建設滿意“答卷”。一開始就堅持問題導向,從具體的、細小的問題抓,從月餅、粽子等“小事小節”入手,狠剎“四風”。截至今年10月,全國查處違規公款吃喝等三類突出問題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僅占3.5%。顯然看出,違紀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減少,這更足以證明:八項規定,改變中國。 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創新監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聯網、新媒體和新技術,大大拓寬監督渠道,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形成群眾監督的濃厚氛圍;“八項規定”修改實施細則,著重對改進調查研究等方面內容,作了全面規范、細化和完善;中紀委推出八項規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氣,換新天。十八大以來,中央十二輪巡視和各級巡視巡察均把作為重要監督內容和監督手段逐漸固化為制度,構筑成反腐“天羅地網”,讓隱變“四風”無處藏身。 八項規定,改變中國。只有將八項規定深入人心,徹底轉變工作作風,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針政策落到實處,才能不斷推動黨的事業前進,得到群眾的擁護,中國的明天才會希望。才能讓百姓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變化,不斷深入人心,人民滿意,世界關注,“八項規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國大地,讓中國政治生態煥然一新。

更多人物
新時代典型人物報道更需抽絲剝繭

典型人物報道對于成風化人、凝心聚力具有重要作用,進入新時代,隨著信息科技迅猛發展,人們對于典型的判斷更加科學理性,對于典型人物報道也有了內涵更豐富的新需求。因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治 > 正文

吉林“億元拆遷款被財務卷走案”再現鑒定疑云

日期: 2020-06-04 20:45:06    來源: 神州網   作者: 叢陌   編輯:曉林   
分享到:

吉林一國有參股藥業公司億元拆遷補償款被財務人員卷走,其中含五千余萬國有資產,警方在立案偵查兩年時被當地檢方要求撤案。掌握大量犯罪證據及資金走向的警方凍結了涉案財產,而涉案人員向警方提供的“新證據”讓案件再起“爭端”,兩家鑒定機構對“新證據”鑒定后,同樣的“鑒定事項”卻鑒定出不同的結果。

 

     國有參股企業億元補償款被財務卷走

 

2010年,吉林省百年六福堂藥業有限公司所處位置被政府納入拆遷規劃,企業法人劉某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財務人員花榮利用偽造的文書,與其哥哥花某東一起將補償款10040萬轉至其二人名下。

吉林省百年六福堂藥業有限公司(下稱六福堂藥業)成立于2000年8月30日,注冊資本為100萬元人民幣,股東為吉林華鼎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華鼎公司)和吉林省昌隆生物化學制藥廠(下稱昌隆制藥廠),其中華鼎公司現金出資90萬元,占公司90%的股權,昌隆制藥廠以設備出資10萬元,占公司10%的股權。作為出資人之一的昌隆制藥廠成立于1994年11月10日,是一家國有獨資企業,注冊資本500萬人民幣,工商登記的股東為吉林省貿易廳,主管部門為吉林省監獄管理局。2001年4月22日,六福堂藥業增資,華鼎公司投資增加至490萬元,占公司98%股權,昌隆制藥廠未追加投資,占公司2%股權。

2005年12月19日,福堂藥業工商登記的股權結構出現異常,華鼎公司98%的股份不翼而飛,之后經過司法鑒定證明,致使此次股權轉讓發生的相關文件,包括《股權轉讓協議》、《企業(公司)申請登記委托書》中多處公章、簽字存在偽造情況。

依據長春市九臺區人民法院委托的吉信達司鑒中心[2020]文鑒字第5號《司法鑒定意見書》鑒定結論顯示,2013年5月17日股東會決議股東簽字處昌隆制藥廠公章與收回補償合同上的公章并不是同一枚印章蓋印形成。可以看出,在股權轉讓過程中有人在利用私刻的公章偽造文件,而提交變更材料的經辦人正是六福堂藥業的財務人員花榮。

2011年8月18日,長春市土地儲備中心(甲方)、昌隆制藥廠(乙方)與吉林省百年六福堂藥業有限公司(丙方)三方簽訂《收回補償合同》,按照合同約定甲方有償收回乙方的土地及其房屋,并將總計為10040萬元的土地補償款支付給丙方,其中權屬明確且歸屬于昌隆制藥廠的國有土地使用權面積25325平方米,評估價20,969,100.00元;有照房屋面積10211.47平方米,評估價32,848,164.00元,合計為53,817,264.00元,其余補償款46,582,736.00元,花榮利用職務之便以私自設立公司賬戶、擅自使用公司及法人印章、簽訂虛假合同等手段,將屬于吉林省百年六福堂藥業有限公司所有的全部補償款轉移至其個人和其兄花某東名下。

這一切都是在他人不知不覺中進行的。

 

            調查三年被要求撤案

 

2015年6月16日,六福堂藥業法人劉某發現拆遷補償款被人走,且工商注冊信息被改動,向長春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報案。2015年10月19日,長春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正式受案,并向劉某出具了受案登記表,辦案人員表示,該案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涉案金額巨大,已被定性為2015年特大職務侵占案件。 

2016年1月6日,長春市公安局決定對犯罪嫌疑人花榮涉嫌職務侵占罪立案偵查,并凍結了花榮和花某東的涉案財產。直至2018年6月,令人意外的情況出現了,長春市公安局以接到長春市檢察院通知為由,向劉某出具了《撤銷案件決定書》。至此,一樁涉案金額過億的“特大國有資產詐騙案”在歷時近三年的偵查之后被撤案。  

法人劉某不理解,六福堂的職工們也不理解,企業由于缺少資金舉步維艱,生產和經營受到了極大限制,法人劉某靠押房賣地勉強維持企業開支,而上億元本該進入企業賬戶的拆遷補償款卻被財務人員利用犯罪手段據為己有,這似乎成了壓在六福堂藥業所有人心頭的一塊巨石,讓企業上下為之嘆息。            

 

                   兩份“證據”來源成謎

 

由于案件被離奇撤銷,劉某找到辦案人徐德祥,徐警官給出的答復是,由于案件三年來一直沒有偵查終結,長春市檢察院以案件超期為由給長春市公安局下發了撤案通知書。劉某稱,該案沒有偵查終結的原因要“歸功”于立案后突然冒出來的兩份關鍵“證據”,一份《協議書》和一份《授權委托書》 。

2016年3月,在案件偵查已進行數月之后,辦案人徐德祥收到花榮提供的簽訂于2010年4月12日的《協議書》以及《授權委托書》,劉某看到只蓋有公司公章的《授權委托書》和加蓋自己名章的《協議書》時異常氣憤,向辦案人表示自己從來沒有簽訂過這份協議,也從來沒有把企業拆遷事宜授權給他人。

記者看到“協議書”復印件之后,發現內容前后有異,協議書前三頁是這樣表述的:甲方六福堂藥業法定代表人劉某授權委托乙方吉林省項目投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孫某武,對甲方的土地及房屋等地上附著物進行管理、維護;代理參加拆遷補償、安置程序;代表參與拆遷、安置協商;代為簽定拆遷補償、安置協議;代為領取拆遷補償資金;并接收產權調換資產等全部拆遷事宜。在協議書的最后一頁,協議書卻變成了評估合同,“本委托評估合同或執行本委托評估合同產生的任何(爭議),應當由甲乙雙方協商解決。如協商不成,可將爭議提交長春仲裁委員會仲裁,仲裁結果對雙方均有約定力。”

劉某表示,關乎企業生死的重大事項、涉及到任何個人都無權處置的國有資產,沒有股東會決議、沒有法人簽字,公司印章就完成了這么重大的決定,可能嗎?況且,整個協議書內容“前言不搭后語,驢唇不對馬嘴”,明顯是偽造的。

 圖片1.png

《協議書》的前一頁(當事人供圖)

 圖片2.png

《協議書》的最后一頁(當事人供圖)

 

劉某說,他根本就不認識孫某武,那么,協議書中作為乙方法定代表人的孫某武是誰,他與花榮又存在哪些關系呢?

記者試圖與孫武取得聯系,由于通過多方查找電話無果,記者通過軟件搜索了解到,吉林省項目投資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11月13日,股東為花榮和其哥哥花某東兩個人,高管也是他二人,看不到上面有“法定代表人”孫武的任何信息。

  

   同一檢材兩家鑒定機構結論相反

 

辦案單位就《協議書》中的法定代表人名章委托長春市公安局刑偵六大隊進行了司法鑒定,鑒定結論為《協議書》中加蓋的法定代表人名章與送檢樣本出自同一枚印章。

法人劉某堅稱,送檢樣本與《協議書》中所蓋印章用肉眼就能分辨出不是同一枚,鑒定單位的結果存在“瑕疵”。

圖片3.png

兩枚印章蓋出的樣本肉眼可以看出差異(當事人供圖)

 

2017年1月9日,劉某用同一檢材專程前往吉林公正司法鑒定中心,鑒定結論與公安機關出具的鑒定意見恰恰相反:“《評估合同》(協議書)中法定代表人(簽章)位置蓋印的‘劉某印’印章印文與劉某提供的‘劉某印’樣本印章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蓋印。”

圖片4.png

吉林公正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鑒定意見書》(當事人供圖)

 

劉某多次要求辦案人向其提供公安局方面出具的鑒定意見復印件始終被拒絕他向辦案人多次提出對法人章申請重新鑒定,而直至今日,辦案人拒絕對關鍵“證據”進行鑒定。

記者致電辦案人徐警官,當聽說記者要了解六福堂藥業與花榮的關鍵證據《協議書》是否存在造假、及公安局的鑒定意見書為何不向當事人提供等問題時,徐警官一再表示案情不便透露,并希望記者有事情和公安局政治處聯系。

六福堂藥業的律師稱,2018年8月受害企業提供新證據重新報案,辦案單位在明知花榮涉嫌造假的情況下不對其立案查,已經涉嫌徇私枉法。

對于該案件進展,記者將繼續予以關注。               

更多綏化觀察
更多統戰新聯
做豆腐 赚钱吗 宁夏11选五电子版走势图 下载大智慧股票行情 股票怎么看均线图 十一选五三注万能七码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快 海南4+1开奖结果时间 北京11选五复式玩法 中国体育彩票快3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山东十一夺金走势图图一定牛下载 黑龙江36选7开奖信息 南京期货配资晓晓 辽宁11选5手机版规则 pk10冷热号分析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