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八項規定 改變中國

十九大報告指出,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其前途命運取決于人心向背。人民群眾反對什么、痛恨什么,我們就要堅決防范和糾正什么。(來源:12月8日,新華社)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全黨理想信念更加堅定、黨性更加堅強,黨和國家的各項事業發展有了更加堅強政治保證。但黨面臨執政環境的復雜性和復雜性,黨內的思想、組織和作風不純等突出問題。實踐證明,管黨治黨,關系黨國家民族前途命運,必須下更大決心、勇氣、氣力抓緊抓好。 5年前,《八項規定》出臺,全面從嚴治黨由此“破題”,開啟了一場正風肅紀、激濁揚清、刷新吏治的作風之變。5年后,當初僅僅600余字之規定,卻扭轉著時代風氣的深刻變化,使黨風政風煥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強大的威懾力,依然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手段,只憑這一點,它已遠超當初許眾人預期;而且,當時認為公款吃喝等中國官場的“老大難”問題,竟然出現如此顯著改善。 作風建設,成績斐然。5年來,黨中央以身作則,率先垂范,身體力行,把八項規定作為作風建設切入點,把全面從嚴治黨為突破口,緊盯重要節點,從件件具體問題抓起,堅決杜絕“節日腐敗”。截至今年10月,全國累查處超19.32萬起,處理超26.3人,黨政紀處分超14.5萬人,真是累累碩果,成績卓著,體現了黨中央全面從嚴治黨和狠抓作風建設的堅定決心與毅力。 這5年來,具體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風建設滿意“答卷”。一開始就堅持問題導向,從具體的、細小的問題抓,從月餅、粽子等“小事小節”入手,狠剎“四風”。截至今年10月,全國查處違規公款吃喝等三類突出問題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僅占3.5%。顯然看出,違紀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減少,這更足以證明:八項規定,改變中國。 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創新監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聯網、新媒體和新技術,大大拓寬監督渠道,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形成群眾監督的濃厚氛圍;“八項規定”修改實施細則,著重對改進調查研究等方面內容,作了全面規范、細化和完善;中紀委推出八項規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氣,換新天。十八大以來,中央十二輪巡視和各級巡視巡察均把作為重要監督內容和監督手段逐漸固化為制度,構筑成反腐“天羅地網”,讓隱變“四風”無處藏身。 八項規定,改變中國。只有將八項規定深入人心,徹底轉變工作作風,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針政策落到實處,才能不斷推動黨的事業前進,得到群眾的擁護,中國的明天才會希望。才能讓百姓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變化,不斷深入人心,人民滿意,世界關注,“八項規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國大地,讓中國政治生態煥然一新。

更多教育
從“研”出發,培養勇于鉆研的高...

西北工業大學研究生任煜在廣西柳州融水鎮苗美雙龍溝社區指導女孩折紙。廖子淵攝/光明圖片 沈陽農業大學蔬菜學專業研究生在溫室大棚查看西瓜生長情況。新華社記者楊青/攝 東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科技 > 正文

一年了,科研經費“包干制”試點搞得咋樣

日期: 2020-05-27 16:00:34    來源: 科技日報   編輯:曉林   
分享到:

 “去年我在科技界聯組會的發言中,說的就是希望盡快啟動‘包干制’,很高興現在看到了實質進展。”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所長許瑞明委員欣慰地表示。

  201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進一步提高基礎研究項目間接經費占比,開展項目經費使用“包干制”改革試點,不設科目比例限制,由科研團隊自主決定使用。

  去年12月份印發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 科學技術部 財政部關于在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中試點項目經費使用“包干制”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指出,將在2019年起批準資助的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項目中試點實行“包干制”。

  中科院理化技術研究所研究員沈俊是第一批受益“包干制”試點的科研人員。

  “以前科研人員申請項目時,必須提交一份包括不同科目的財務預算,每一個科目都對科研經費使用有一定比例要求,” 沈俊說,“比如你還沒開始課題呢,就要讓你填寫未來需要具體使用多少只試管之類的,而且有時候你做著做著會發現,當時預算中沒有填寫的設備后來變得需要了,這個時候要調整就很困難,科研經費的使用不靈活,非常不方便。”

  “現在實行了‘包干制’,就省去了這些煩惱,項目負責人有了更大的自由度,這更符合科研規律,因為科學研究本身有一定的不確定性,具有探索未知的特點。”沈俊表示。

  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去年有兩名科研人員成功申請“杰青”項目,該所是如何落實“包干制”的?

  許瑞明介紹道,按照《通知》規定,首先,項目負責人需簽署承諾書,承諾尊重科研規律,弘揚科學家精神,恪守科研倫理道德、科研誠信和作風學風要求,認真開展科學研究工作;承諾項目經費全部用于與本項目研究工作相關的支出,不得截留、挪用、侵占,不得用于與科學研究無關的支出。

  “研究所對項目單獨建賬,專款專用,獨立核算。項目負責人為經費核算賬號負責人。開設課題賬號不同于其他類別項目的管理,不需要對項目各科目進行預算,只需錄入總預算額度。”許瑞明說。

  不少科研人員此前表示,在科研事業單位,很難通過正規途徑對核心人員進行績效激勵,希望“包干制”試點也能在這方面帶來改變。

  對此,許瑞明介紹道,他們目前嘗試的做法是項目經費中直接經費和間接經費打通使用。“績效支出由項目負責人根據實際科研需要和相關薪酬標準自主確定,并報研究所人事處審核后發放。”

  “包干制”并非將科研經費一發了之。在去年兩會科技界聯組會上,科技部部長王志剛就強調,“包干制”試點是根據科研人員的經費管理、科研成果、科學操守、素養及科研團隊的穩定性等前提條件決定的。“如果都‘包干’了,光講錢和投入,之后什么都不管,這不可能。”

  許瑞明也強調,在落實中,依托單位尤其注重經費使用的監管和監督。“項目負責人需要遵守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科研經費及研究所相關管理規定,對經費使用的合規性、合理性、真實性和相關性負責。”他說,研究所負責組織、協調和督促科研計劃的實施,在項目結題時,項目經費決算和項目結題(成果報告)將會在研究所內部進行公示。

  更多人在期待“包干制”試點范圍的擴大。

  “作為一個研究所所長,操心最多的往往是科研經費使用的合理合法合規,要做好需要較復雜的程序,處理不合適,經常會影響到科研人員的積極性,‘包干制’能讓科研人員感受到政府更多的信任,希望國家有關部門在總結試點經驗的基礎上,能盡快推動在大部分科研項目中的實施。”甘肅自然能源研究所所長周劍平委員表示。

  “繁瑣的財務管理是管理不出科技創新成果的,這個弊端必須革除。”四川省畜牧科學研究院院長蔣小松代表表示,“‘包干制’為科研人員減負,讓科研人員全身心投入科技創新本身。”

  還有委員分析,“包干制”從“杰青”項目開始試點,是因為獲得“杰青”項目的多為各領域領軍人才,他們正需要穩定的支持,也希望擺脫條條框框的束縛,以最大限度釋放創新活力。此外,“杰青”屬于人才項目,通常不會涉及多個單位或課題組,相對更容易檢驗試點的效果。

  “這是一個探索給科研人員‘松綁’的很好的開端,不妨多給點時間,看看具體效果。”一位科技界委員建議,更大范圍推行“包干制”應綜合考慮項目特點、經費監管等諸多因素。(記者 操秀英)

更多活動
更多城市
做豆腐 赚钱吗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计划 今日股市走势分析图 辽宁35选7开奖号码结果,2019006期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广西十分彩开奖结果 HR娱乐app 双色球下期专家预测 江西11选五遗漏数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遗漏 急速赛车手 体彩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福建体彩22选5复式奖金计算 极速赛车pk10精准计划 排列七预测 极速赛车彩票破解公式 山东群英会任六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