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八項規定 改變中國

十九大報告指出,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其前途命運取決于人心向背。人民群眾反對什么、痛恨什么,我們就要堅決防范和糾正什么。(來源:12月8日,新華社)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全黨理想信念更加堅定、黨性更加堅強,黨和國家的各項事業發展有了更加堅強政治保證。但黨面臨執政環境的復雜性和復雜性,黨內的思想、組織和作風不純等突出問題。實踐證明,管黨治黨,關系黨國家民族前途命運,必須下更大決心、勇氣、氣力抓緊抓好。 5年前,《八項規定》出臺,全面從嚴治黨由此“破題”,開啟了一場正風肅紀、激濁揚清、刷新吏治的作風之變。5年后,當初僅僅600余字之規定,卻扭轉著時代風氣的深刻變化,使黨風政風煥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強大的威懾力,依然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手段,只憑這一點,它已遠超當初許眾人預期;而且,當時認為公款吃喝等中國官場的“老大難”問題,竟然出現如此顯著改善。 作風建設,成績斐然。5年來,黨中央以身作則,率先垂范,身體力行,把八項規定作為作風建設切入點,把全面從嚴治黨為突破口,緊盯重要節點,從件件具體問題抓起,堅決杜絕“節日腐敗”。截至今年10月,全國累查處超19.32萬起,處理超26.3人,黨政紀處分超14.5萬人,真是累累碩果,成績卓著,體現了黨中央全面從嚴治黨和狠抓作風建設的堅定決心與毅力。 這5年來,具體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風建設滿意“答卷”。一開始就堅持問題導向,從具體的、細小的問題抓,從月餅、粽子等“小事小節”入手,狠剎“四風”。截至今年10月,全國查處違規公款吃喝等三類突出問題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僅占3.5%。顯然看出,違紀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減少,這更足以證明:八項規定,改變中國。 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創新監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聯網、新媒體和新技術,大大拓寬監督渠道,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形成群眾監督的濃厚氛圍;“八項規定”修改實施細則,著重對改進調查研究等方面內容,作了全面規范、細化和完善;中紀委推出八項規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氣,換新天。十八大以來,中央十二輪巡視和各級巡視巡察均把作為重要監督內容和監督手段逐漸固化為制度,構筑成反腐“天羅地網”,讓隱變“四風”無處藏身。 八項規定,改變中國。只有將八項規定深入人心,徹底轉變工作作風,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針政策落到實處,才能不斷推動黨的事業前進,得到群眾的擁護,中國的明天才會希望。才能讓百姓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變化,不斷深入人心,人民滿意,世界關注,“八項規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國大地,讓中國政治生態煥然一新。

更多法治
十年禁毒在人們心中聳立一座豐碑

積大德 行大善 十年禁毒在人們心中聳立一座豐碑 ——記廣東省珠海市禁毒基金會原理事長李南華 本刊記者 王寶彬 也許,歲月能改變山河,但歷史將不斷證明,有一種精神永遠不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民生 > 正文

四川富順:種鴨養殖場被“強拆”補償款無人問津

日期: 2020-03-26 12:57:37    來源: 神州網   作者: 舒航   編輯:陳婧   
分享到:

四川富順縣養殖專業戶楊國明、周江平、李云川怎么也沒有想到,他們從90年代末到2017年二十多年時間,靠借貸幾百萬元從500多只小規模到2017年發展到大規模的種鴨養殖,經過多年的辛勤努力,經濟小有收獲,不料,2017年8月當地政府卻因其養殖場污染、環境整治、迎接環保督察被“強拆”。兩年多來他們已記不清跑了多少次找到政府及相關職能部門要求解決補償,不是“踢皮球”,就是“打太極”,至今都沒有得到合理的補償。

種鴨養殖成一方“榜樣”

楊國民、周江平、李云川告訴記者,1996年為了響應富順縣“水禽基地”項目,他們利用河溝養了500多只種鴨,由于縣上大力支持,2005年楊國明與合伙人周江平在騎龍鎮巴蕉村一社注冊成立富順縣三塊碑養殖場,經營范圍為種鴨養殖、幼禽孵化;李云川在東湖鎮黃泥村阿米溪由其女婿唐明建注冊成立富順縣明建養殖場,經營范圍為家禽、種禽養殖、雅禽孵抱。兩家養殖場均辦理了《動物防疫條件合格證》。2012年因擴大規模,楊國明、周江平將三塊碑養殖場變更為富順縣洋州畜牧發展有限公司,經營期限至2030年止。

圖片1.png

圖為拆遷前的種鴨養殖場(圖片由楊國明提供)

圖片2.png

圖為拆遷后的種鴨養殖場(圖片由楊國明提供)

2005年6月,楊國明、周江平、李云川借貸和自籌資金110余萬元,在富順縣騎龍鎮柿子灣水庫建成2500平米鴨場及硬化養殖場。通過前期的辛勤付出,他們的種鴨養殖取得了不錯的收益。隨后兩年,由于其種鴨養殖得到縣上的大力支持,為擴大規模,他們又通過富順縣信用聯社貸款170萬元,再向親友借現金210萬元,分別在東湖鎮唐家村、黃泥村再建近4500平米鴨舍和3000余平米硬化運動場的養鴨場,并在芭蕉村建起了孵化基地1660平方米,硬化運動場990平方。公司前后共投入500多萬元,建立種鴨養殖、鴨苗孵化、市場銷售為一體的產業鏈條,每年向市場提供鴨苗300多萬只,解決了當地剩余勞動力就業。

圖片3.png

圖為縣科技和知識產權授予的牌匾(圖片由楊國明提供)

記者在芭蕉村孵化基地的公司辦公室里看到,富順縣科技和知識產權局等單位授予的“民營科技企業”、“富順縣科普惠農服務站”、“富順縣東湖鎮水禽養殖協會”等牌匾懸掛在墻上,十分醒目。公司先后榮獲“富順縣科學技術和知識產權局民營科技企業”、“富順縣東湖鎮水禽養殖協會枓普示范基地”等國家和地方政府20多項榮譽獎勵,由此可見,經過十多年的打拼,楊國明等及其公司為國家菜籃子工程做出了貢獻,也為當地群眾共同富裕貢獻了力量。

規模養殖場被“強拆”變成廢墟

據楊國明、周江平、李云川介紹,2017年7月,國家環保督查期間,當地政府以種鴨養殖污染鰲溪河及違法建筑為由,要求公司必須在一個月限期內將種鴨養殖場及附屬設施全部關閉,將22200多只種鴨及養殖場設施全部清除。由于種鴨數量較多且市場售價又遠遠高于一般肉鴨,一時難以全部賣完,特別是政府又沒有提出任何補償措施,致使公司在短時間內難以完成關閉和清除任務。2017年8月23日,富順縣政府組織環保、農業、公安、鎮政府等部門對柿子灣水庫、唐家村養鴨場進行了強制拆除,并同時強行關閉了黃泥村的養殖場。

在位于縣城附近的芭蕉村孵化基地外,記者看到,原設立的“三塊碑種鴨場”的廣告牌上,“種鴨場”三字已不見。側面的“長期提供各種鴨苗”廣告語,“鴨”字也已消失。楊國明告訴介紹,養殖場被強拆后,政府就派人把涉及到“鴨”字和“養殖場”字樣全部鏟除了,說這個牌子立在大路旁很扯眼,怕上面來進行環保督查的領導看到挨批評。離該公司不到300米的大路邊,原李云川的養鴨場也遭到了強行拆除,原有的鴨舍也被夷為平地。

圖片4.png

圖為“養殖場”三個字被人全部鏟除(圖片由楊國明提供)

看著自己的養殖場規模發展壯大,楊國明、周江平、李云川既高興又欣慰,自己的辛勤勞作總算沒有白費,陸續償還了100多萬元的債務。他們告訴記者,自從養殖場被強制拆除、強行關閉后,幾個家庭己無任何其他經濟來源,目前仍欠富順縣信用聯社和被借錢的親友每天催討債務,過著惶惶不可終日的日子。

現在由于沒有其他技術和出路,他們在鄰縣租地搞了個種鴨養殖場,收回的種蛋在富順縣的芭蕉村孵化基地孵化成鴨苗售賣,以維持家里的日常開銷。目前孵化基地6個孵化設備,只有一臺在正常運行,現有的產量不及當初的5%。

“我們從05年到17年8月“強拆”之前,因為搞養殖國家支持,沒有聽說要辦理環評和排污許可證,租地從事養殖業只要沒有改變土地性質就不存在環境污染和違法占地”。楊國明如是說。

看到過去上千只種鴨場帶來的一線生機,如今雜草叢生,變成了一片廢墟,楊國明很是心痛。

2019年11月14日,楊國明、周江平、李云川他們3人到富順縣騎龍鎮,找到了騎龍鎮分管領導黃純貴。他們就養鴨場是否應該拆除補償問題,黃純貴稱鎮上在等縣上政策,一旦有了補償政策就立馬解決。楊國明、周江平、李云川他們3人又到縣農業局,就鴨場被強拆咨詢補償政策,農業局副局長陳定平說,農業局只負責發展養殖業,不負責強拆工作,讓他們去找相關部門協調解決。兩年多來,楊國明、周江平、李云川他們已找了縣上領導、鎮上領導近百次,但相關領導除了推諉還是推諉,問題依然沒有得到實質性的解決。他們也向縣信訪局遞交了信訪材料,希望能按照國家政策把應該補償的經費落實到位,以減輕遭受的巨大損失。

據楊國明、周江平介紹,國務院《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第二十五條對污染嚴重的畜禽養殖密集區域進行綜合整治,確需關閉或者搬遷現有畜禽養殖場所,致使畜禽養殖者遭受經濟損失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依法予以補償。2018年6月,在農業部解讀《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推進畜禽養殖廢棄物資源化利用的意見》的新聞發布會上,農業部副部長于康震明確指出,在禁養區從事畜禽養殖,對周邊居民、環境影響比較大,該拆的要拆,該遷的要遷。但是,要充分照顧到養殖場戶的合法利益,給予合理的補償。由此可見,既有國務院的相關法規,又有農業部負責人的解讀,而他們找到縣上和鎮上領導,要求解決合理補償時,卻慌稱沒有政策,等政策下來后再進行補償為由不予理睬,互相推諉。他們從側面了解到,其它幾家養殖同時拆遷都獲得了補償,而他們三家最大規模的養殖場至今沒有得到一分錢的補償。

圖片5.png

圖為楊國明指著殘垣斷壁、雜草從生的養殖場廢墟心疼不已(圖片由楊國明提供)

種鴨養殖場只“拆”不“補”為哪般

對于養殖場搬遷關閉,國家雖然沒有統一的補償標準,但國務院及農業部在相關法規中明確要求給予搬遷關閉養殖戶給予合理補償。

既有法規,又有要求,楊國明、周江平、李云川的養殖場被“強拆”至今長達兩年多時間,為何沒有得到合理的補償?如此規模的種鴨養殖場為何被“強拆”?帶著這些疑問,2020年3月23日,記者驅車前往富順縣釆訪了東湖街辦和生態環境局相關負責人。

東湖街辦農業綜合服務中心主任彭洪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楊國明他們的種鴨養殖場規模在全縣還是比較大的,算得上龍頭企業。他們的兩個種鴨養殖場一個因地處柿子灣水庫附近養殖,按照環境整治和河長制的有關要求,予以拆遷關閉;另一個種鴨養殖場和其它幾家養殖場被環保部西南督察中心監測到鰲溪河被污染,要求拆遷關閉。拆遷是由縣環保局牽頭,縣農業、公安以及騎龍鎮和東湖街辦配合進行拆遷的,當時只管“拆”,沒有說補償。

生態環境局綜合行政執法大隊大隊長王洪告訴記者,楊國明、周江平、李云川的養殖場環保以前那管得松,要求不是很嚴,國家也沒有明確規定,養殖場若有污染自行處理,無需辦理環評和排污許可手續。后來隨著新環保法的實施和環保督察,所以他們的養殖場被監測到污染,要求拆遷關閉。

當問及養殖場拆遷前是否下達過告知書,彭洪、王洪并未提供書面告知書。最后他們建議楊國明等養殖戶走司法途徑,依法依規向政府索賠。而楊國明、周江平、李云川完全表示不能接受他們提出的走司法途徑,因為國務院的相關法規已經非常清楚,還要折騰我們打官司,分明是在推卸責任。

中央、省、市三令五申強調,堅決糾正“四風”問題,而富順縣楊國明、周江平、李云川的種鴨養殖場“強拆”至今長達兩年多奔波數十次向當地政府討要補償款未果?不知他們以后還要奔波多少次才能引起當地政府的重視?補償問題才能得到合理的解決?將繼續予以關注。(記者 舒航)

更多統戰新聯
更多人物
做豆腐 赚钱吗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黑龙江22选5玩法开奖结果 江西快3预测推荐 福彩快乐十分技巧大全 pk10走势图教程 福建36选7中奖金额 北京快中彩k线图 30万一年理财可赚多少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下期号码 广东11选五最新骗局 深圳风采39期 股票配资犯法 四川快乐十二app客户端下载 富余通配资 快乐10分中奖规则图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2018,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