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八項規定 改變中國

十九大報告指出,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其前途命運取決于人心向背。人民群眾反對什么、痛恨什么,我們就要堅決防范和糾正什么。(來源:12月8日,新華社)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全黨理想信念更加堅定、黨性更加堅強,黨和國家的各項事業發展有了更加堅強政治保證。但黨面臨執政環境的復雜性和復雜性,黨內的思想、組織和作風不純等突出問題。實踐證明,管黨治黨,關系黨國家民族前途命運,必須下更大決心、勇氣、氣力抓緊抓好。 5年前,《八項規定》出臺,全面從嚴治黨由此“破題”,開啟了一場正風肅紀、激濁揚清、刷新吏治的作風之變。5年后,當初僅僅600余字之規定,卻扭轉著時代風氣的深刻變化,使黨風政風煥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強大的威懾力,依然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手段,只憑這一點,它已遠超當初許眾人預期;而且,當時認為公款吃喝等中國官場的“老大難”問題,竟然出現如此顯著改善。 作風建設,成績斐然。5年來,黨中央以身作則,率先垂范,身體力行,把八項規定作為作風建設切入點,把全面從嚴治黨為突破口,緊盯重要節點,從件件具體問題抓起,堅決杜絕“節日腐敗”。截至今年10月,全國累查處超19.32萬起,處理超26.3人,黨政紀處分超14.5萬人,真是累累碩果,成績卓著,體現了黨中央全面從嚴治黨和狠抓作風建設的堅定決心與毅力。 這5年來,具體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風建設滿意“答卷”。一開始就堅持問題導向,從具體的、細小的問題抓,從月餅、粽子等“小事小節”入手,狠剎“四風”。截至今年10月,全國查處違規公款吃喝等三類突出問題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僅占3.5%。顯然看出,違紀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減少,這更足以證明:八項規定,改變中國。 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創新監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聯網、新媒體和新技術,大大拓寬監督渠道,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形成群眾監督的濃厚氛圍;“八項規定”修改實施細則,著重對改進調查研究等方面內容,作了全面規范、細化和完善;中紀委推出八項規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氣,換新天。十八大以來,中央十二輪巡視和各級巡視巡察均把作為重要監督內容和監督手段逐漸固化為制度,構筑成反腐“天羅地網”,讓隱變“四風”無處藏身。 八項規定,改變中國。只有將八項規定深入人心,徹底轉變工作作風,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針政策落到實處,才能不斷推動黨的事業前進,得到群眾的擁護,中國的明天才會希望。才能讓百姓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變化,不斷深入人心,人民滿意,世界關注,“八項規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國大地,讓中國政治生態煥然一新。

更多環保
西藏交通運輸系統聚力攻堅成效顯...

此外,年度債務化解任務圓滿完成。認真落實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各項要求,在遏制隱性債務增量,保障建設資金的前提下,化解27.8億元存量債務,超年度目標任務26.27%。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公益 > 正文

愛的幫扶,愛的傳遞

日期: 2020-01-19 09:15:20    來源: 陜西傳媒網   
分享到:

電影《一個奇跡》海報。 資料圖片

11月21日上午,韓城西原行鼓演出隊在黃河岸邊演出。 記者 盧萌攝

記者 盧萌 見習記者 王佳偉

韓城不大,卻是個鐘靈毓秀的地方。厚重的文化土壤滋養著世代韓城人,在精準扶貧的路上,他們不僅發展了產業,還發展了文藝。電影、微電影、小說、電視劇全面開花,成績斐然。這些開在黃河岸邊的文藝之花,以愛種植,以愛澆灌,記錄著韓城人在脫貧路上的精彩故事。

一縷陽光,一個奇跡

那個叫劉夢凡的女孩又瘦又小,總是不說話,也不看人。這是劉夢凡給人的第一印象。

2016年7月,韓城新興產業示范基地的公益小分隊來到板橋鎮共裕村做公益時遇見了劉夢凡,那年她11歲。母親生下她后就離家出走了,父親失業,劉夢凡每天跟著爺爺撿破爛。同年8月,新興產業示范基地總經理胡鳳林與劉夢凡的家長商定,對她進行全面收管、幫扶和教育。于是,劉夢凡從鄉下搬進了基地的公寓樓,轉到城里的文華中學,很快又轉入西安交大韓城學校讀書。公益小分隊成員管亞穎等人平時帶著劉夢凡去學鋼琴、舞蹈、朗誦等。逐漸地,劉夢凡變成了一個開朗的孩子。

劉夢凡的故事很快被韓城本地的韓韓影業負責人王林偉知道了,他決定把這個故事拍成電影。主創團隊經過近兩年的調研、創作和情景再現式拍攝,于2018年年底完成電影初拍。王林偉告訴記者,最初拍的是微電影,叫《一縷陽光》,后來才拍成了電影《一個奇跡》。《一個奇跡》在相里堡取景,電影中的貧困女孩叫孟凡,由小演員季妍霏扮演。電影既還原了扶貧故事,又反映了幫扶者與受助者面對的心理沖突:是幫扶還是打擾,是堅持還是放棄。克服心理矛盾的過程是所有人成長、成熟的軌跡。劉夢凡的爺爺、父親都以原型身份參加了演出。沒有任何表演經驗的兩個人,由于經歷了生活的坎坷和磨煉,在演出中的真摯情感是專業演員也很難達到的。

12月13日,《一個奇跡》在西安舉行了首映儀式,不久將在院線上映。王林偉說,電影會向全省貧困縣公益發行。下一步,韓韓影業的新項目《我家門前有條龍》也已提上日程,這是一部謳歌退役軍人回鄉創業保護黃河生態,在新農村脫貧致富的電影。“我們希望把這些故事拍成電影,讓更多人看到扶貧助困的事我們韓城有,而且我們一直在做。”王林偉說。

如今,劉夢凡已經進入職業技術專科學校,選了幼師專業。胡鳳林堅持帶著她在閑余時間做公益,給清潔工人送水,在古城撿垃圾。胡鳳林告訴她,一定要懂得將愛心傳遞下去,幫助他人,選擇當老師就是一種回饋社會。

富貴要放羊

“貧困戶就像走失的羊一樣,是高書記幫我們找到一個家。扶貧干部們就像守著羊群一樣守著我們。”這是在微電影《富貴》中,主角郭富貴說過的一句話。

高書記就是高成。2017年5月,高成來到三甲村任扶貧第一書記。三甲村共14戶貧困戶,12戶屬于政策兜底戶,其中10戶有殘疾人且獨自生活,大部分吃飯都成問題,富貴就是這樣一個殘疾貧困戶。高成來了以后,富貴才有了“富貴”的希望。

韓烽影視出品的微電影《富貴》講述的就是貧困戶富貴的故事。電影中富貴是單戶單人貧困戶,自幼小兒麻痹,父母早亡,腿部殘疾。他從小就放羊。在羊場干了十幾年后,羊場倒閉了,40多歲的富貴無事可做,住在別人的破窯洞里。扶貧干部們幫他找了很多工作,去公司廠房看機器,給村里打掃衛生等,可他總是逃跑。高成安排他到花椒廠工作,富貴感到迷茫,看到一只羊就追了出去。他常說,自己只會養羊,只想有一個自己的羊場。高成知道后,就幫他辦貸款,搭羊棚,又帶著他學習養殖技術。總之,富貴有困難,高成總是第一時間來幫扶。

《富貴》是今年5月完成的。由韓城的青年導演韓烽執導,全部由韓城籍演員參演。這就是韓城人拍韓城的故事,韓城人演韓城的故事。作為微電影,時長只有21分鐘,內容卻很豐富。“我們在電影中不僅還原了富貴的故事,也將其他貧困戶的小事通過富貴的角色來表現。”韓烽影視的負責人薛茂峰告訴記者,電影中,富貴因感激高成,給高成送飯的情節就源于真實的脫貧戶在雨天給扶貧干部送飯的故事。高成到富貴的新家,富貴給他沖糖水的情節,也源于脫貧戶為扶貧干部沖糖水的故事。“我們盡量通過單一小人物的視角,在有限的時長里表現出群像。”薛茂峰說。

《富貴》展現的不僅是扶貧干部對貧困戶的愛,更有貧困群眾對扶貧干部的愛。在電影中,高成說:“我們不但要扶貧,還要讓貧困戶過上小康生活。”富貴說:“他們為我做了太多,我記一輩子,也謝一輩子。”這就是愛的相互傳遞。

如今,現實中的富貴在高成的幫助下,蓋起了新房,早已走上脫貧致富的道路。

虛構的《鳳凰坪》,真實的扶貧事

韓城沒有一個村莊叫鳳凰坪。這是作家程清彥在長篇小說《鳳凰坪》中虛構的地方。

12月17日,記者在韓城見到了程清彥。作為韓城著名的作家、詩人、學者,程清彥當過編劇、記者、編輯、主編。作為新聞記者,程清彥的關注面很寬廣,從時事到人情,都在他的筆下。他說,作品就像房子,讀者就像窗子,窗子越多屋子越亮堂。程清彥在創作《鳳凰坪》的時候,前后用了十多年搜集素材,一年時間專門寫作。在《鳳凰坪》出版前后,程清彥對文稿多次進行修改和校對,再版時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校對和修改。

這部凝結了作家心血的《鳳凰坪》,是一本以平凡百姓為主角的現實主義長篇小說。《鳳凰坪》中的柴俊虎12歲時父親患癌癥早逝,他便承擔起家庭重任。上高中后,母親積勞成疾,柴俊虎要干活,還要照顧母親,高考差了3分,于是名落孫山。后來在村支書的鼓勵下當了村委會主任,在帶領村民脫貧致富的道路上走出了一條成功之路,使鳳凰坪村民率先脫貧,住進新居。隨著農村經濟改革不斷深入,柴俊虎和村委會班子積極響應黨的號召,在土地流轉和資源的生態化開發等方面,以股份制建立農民專業合作社,堅持走共同富裕道路,吸引了大量的進城務工青年農民返鄉,使鳳凰坪村經濟發展邁上新臺階,形成了和諧、安定、幸福的農村新局面,成為新時期農村經濟發展的楷模。《鳳凰坪》對農村扶貧工作和體制改革的全景描寫,將200多個平凡人物的喜怒哀樂展現在了讀者眼前。

鳳凰坪的原型是程清彥長大的地方——韓城林源的冶戶川。多年基層采訪經歷,讓程清彥積累了大量的素材,韓城80%的村子他都走過,小說中的很多情節都源于真實的新聞故事。從這個意義上講,小說《鳳凰坪》雖然是虛構的,但小說里的故事卻都是生活里的真實。這樣的村子,這樣的人物,扶貧中的韓城遍地都是。

扶貧故事催生的“影視村”

板橋鎮的王村影視基地有棵核桃樹,估算有1400年樹齡。千年核桃樹的名號吸引了眾多人前來,其中就有《初婚》劇組。

去年6月5日,電視劇《初婚》開播,受到了觀眾熱捧。這部電視劇改編自陜西著名作家、魯迅文學獎得主吳克敬的同名長篇小說,講述了女主角任喜愛在新婚后,丈夫去世,獨自一人承攬夫家債務,并帶領鄉親們走上了以創業帶動脫貧的道路。任喜愛善良樂觀、充滿愛心,直面困境,與命運抗爭,最終迎來了事業和愛情的雙豐收。這部女性勵志故事具有重要的時代意義與現實意義。《初婚》是對中國女性勤勞勇敢、百折不撓精神的獻禮。

《初婚》的攝制組在韓城待了3個月,大部分拍攝場景取自板橋鎮的王村。土灰色的院落、千年的核桃樹、樸實的民風和喜慶震撼的韓城圍鼓,都是王村最優質的文化資源。自2016年以來,在王村影視基地已相繼拍攝完成了《初婚》《第一呼聲》《重回天空》等農村題材影視作品,今后這里也將為更多的扶貧文藝作品提供場景。

劇中的村民脫貧致富了,現實中的王村人也在努力奮斗。他們借力影視基地走出了新的致富路。《初婚》讓王村的旅游火了起來,慕名參觀的游客絡繹不絕。“一天就能來二三百人呢。”村主任郭俊賢對記者說。隨著旅游人數的增加,村中發展起來了茶館、農家樂等配套服務,外出務工的年輕人也回到村里開起了店面、辦起了農家樂,一年下來能增加1.5萬元到2萬元的收入。王村有建檔立卡貧困戶21戶48人,前兩年脫貧了12戶30人,今年計劃脫貧6戶15人,剩余五保戶3戶3人。按王村的發展,能夠實現2020年全部脫貧的計劃。

“影視+旅游”模式,不僅激活了王村的旅游,甚至為韓城的旅游業帶來了新的契機。《初婚》主要取景地不僅在王村,還有薛峰村、古城街巷等地方。近年來,韓城連續舉辦了三屆國際電影節,成立并打造了微電影新興產業基地。

在脫貧攻堅的路上,韓城有很多故事發生過,也有很多故事正在發生。有人成了故事里的人,也有人成了故事的見證者和記錄者。

做豆腐 赚钱吗
更多消費
更多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