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八項規定 改變中國

十九大報告指出,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其前途命運取決于人心向背。人民群眾反對什么、痛恨什么,我們就要堅決防范和糾正什么。(來源:12月8日,新華社)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全黨理想信念更加堅定、黨性更加堅強,黨和國家的各項事業發展有了更加堅強政治保證。但黨面臨執政環境的復雜性和復雜性,黨內的思想、組織和作風不純等突出問題。實踐證明,管黨治黨,關系黨國家民族前途命運,必須下更大決心、勇氣、氣力抓緊抓好。 5年前,《八項規定》出臺,全面從嚴治黨由此“破題”,開啟了一場正風肅紀、激濁揚清、刷新吏治的作風之變。5年后,當初僅僅600余字之規定,卻扭轉著時代風氣的深刻變化,使黨風政風煥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強大的威懾力,依然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手段,只憑這一點,它已遠超當初許眾人預期;而且,當時認為公款吃喝等中國官場的“老大難”問題,竟然出現如此顯著改善。 作風建設,成績斐然。5年來,黨中央以身作則,率先垂范,身體力行,把八項規定作為作風建設切入點,把全面從嚴治黨為突破口,緊盯重要節點,從件件具體問題抓起,堅決杜絕“節日腐敗”。截至今年10月,全國累查處超19.32萬起,處理超26.3人,黨政紀處分超14.5萬人,真是累累碩果,成績卓著,體現了黨中央全面從嚴治黨和狠抓作風建設的堅定決心與毅力。 這5年來,具體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風建設滿意“答卷”。一開始就堅持問題導向,從具體的、細小的問題抓,從月餅、粽子等“小事小節”入手,狠剎“四風”。截至今年10月,全國查處違規公款吃喝等三類突出問題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僅占3.5%。顯然看出,違紀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減少,這更足以證明:八項規定,改變中國。 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創新監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聯網、新媒體和新技術,大大拓寬監督渠道,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形成群眾監督的濃厚氛圍;“八項規定”修改實施細則,著重對改進調查研究等方面內容,作了全面規范、細化和完善;中紀委推出八項規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氣,換新天。十八大以來,中央十二輪巡視和各級巡視巡察均把作為重要監督內容和監督手段逐漸固化為制度,構筑成反腐“天羅地網”,讓隱變“四風”無處藏身。 八項規定,改變中國。只有將八項規定深入人心,徹底轉變工作作風,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針政策落到實處,才能不斷推動黨的事業前進,得到群眾的擁護,中國的明天才會希望。才能讓百姓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變化,不斷深入人心,人民滿意,世界關注,“八項規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國大地,讓中國政治生態煥然一新。

更多藝術世界
書法名家進鄉村 揮毫潑墨送春聯

中華詩詞學會理事、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張兆清,河南省直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席殷江林,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崔炯,河南省書畫專業委員會副會長、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劉曉喜等書法家們現場書寫的數百幅春聯被紛紛領取,最后大家意猶未盡,爭先恐后的向大師們索要墨寶。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 > 正文

俄羅斯文化影響中亞東干文學發展

日期: 2020-01-19 09:15:17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網   
分享到:

  東干族是一百多年前陜甘回民遷居中亞的華人后裔,現已發展到10萬余人,主要居住在吉爾吉斯斯坦、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東干族最初沒有自己的文字,只有口頭文學。20世紀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東干人先后借助阿拉伯字母和拉丁字母拼寫東干文,20世紀50年代,他們又用斯拉夫字母創制東干文字。東干文字產生后,書面文學得以快速發展。本文以東干書面文學語言、文學思潮、文學主題與題材、文化精神、作家個案研究為視角,考察俄羅斯文化對東干書面文學的影響,以及東干文學在與異質文化的碰撞、交融中自身特色的形成。

  東干文學的獨特性與融合性

  東干文學語言以中國西北方言為主體,同時融入了俄語、波斯語、阿拉伯語等詞匯。在所有的東干語詞匯中,外來語借詞約占10%,而其中俄語借詞占7%。俄語借詞對東干文學語言的影響,反映出俄羅斯文化的介入與滲透。同時,東干文學語言對“輸入”的俄語進行改造和本土化的過程,體現了東干作家對維護東干語純潔性的態度。

  蘇聯的社會主義現實主義、“解凍”后的現實主義以及利用現代主義手法不斷發展、完善的現實主義等文學思潮,都不同程度地影響著東干作家及其創作心態,在不同年代的東干文學作品中留下了生動印記。透過作家的創作觀念和創作實踐,可以清晰地看到,東干文學的發展,呈現出現代與傳統、民族性與世界性交織融合、互補共進的姿態。

  深受俄羅斯文學主題與題材影響

  俄羅斯文學中的自然主題、女性主題、道德主題等,都不同程度地出現在東干文學作品中,使東干文學呈現出豐富多樣的主題和藝術表現手法。

  廣袤豐饒的大自然激發了一代代俄羅斯作家和詩人的創作靈感,使他們懂得敬畏自然、關愛天地萬物。受俄羅斯文學傳統的影響與啟示,東干詩人與作家把神奇而充滿靈性的大自然作為構建文學世界的主要對象,尤其在東干詩歌和兒童文學作品中,自然主題占有極其重要的位置。東干文學中自然主題的繁榮得益于強大的俄羅斯生態文學傳統,是20世紀在全球范圍內生態危機的現實語境下作家自覺做出的選擇。

  東干諷刺文學借鑒了俄羅斯諷刺文學的主題與藝術手法,吸收了俄羅斯批判現實社會的傳統文化基因,不但藝術創作水平得到提升,其藝術領域也得到了拓展。東干諷刺文學繁榮發展的原因,除了俄羅斯諷刺文學的影響,也是東干作家文化自覺的體現。

  東干文學的道德主題深受俄羅斯道德文學的影響,包含道德贊揚和道德批判兩個方面。道德贊揚作品旨在挖掘東干民族傳統的道德財富和人民的優秀品質,喚醒人性中向善的一面,培養人們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樹立理想的道德典范;道德批判作品則通過對一些喪失良心的現代人進行道德審判,抨擊現代社會人們背棄傳統美德的現象,從而思考與探索當代人的精神道德建設問題。

  若從題材劃分,20世紀初俄羅斯文學作品中最主要的題材是戰爭和農村,這些題材同樣體現在東干文學作品中,極大地豐富了東干文學的題材表現范圍。

  俄羅斯作家的鄉村書寫,為東干作家提供了可資借鑒的文學資源,鄉村幾乎成了東干作家共同書寫的文學母題。20世紀初期,東干作家的鄉村敘事展示了新政權建立后農民的勞動和建設熱情;20世紀50年代“解凍”思潮下,東干鄉村敘事作品主要揭露農村集體化過程中產生的官僚主義及其危害,對農業體制予以批判與反思;20世紀60年代以后,隨著經濟體制的改革和“科技革命”的推行,東干作家的鄉村敘事從本民族古老風習的描繪中,抒發了回歸鄉土的情懷和根源意識。

  俄羅斯文學與東干文學對戰爭題材的書寫經歷了三個共同的發展階段,即塑造為保衛祖國而浴血奮戰的英雄人物形象,歌頌愛國主義精神;側重表現戰爭中人的命運,通過個人的遭遇反映戰爭的進程,揭示個人命運和國家民族命運的一致性;把人的價值與民族精神、人類未來緊密相連,展示人性的豐富內涵。同時,東干戰爭文學又受中國傳統文化與中國回族獨特的民族心理的影響,凸顯出一些獨特的精神個性。

  東干文學的自新之路

  東干文學吸納著俄羅斯文化的精華和異質因素,不僅從文學語言、文學主題、文學題材等顯性層面深受其影響和重塑,而且精神層面也深受濡染,主要體現在濃厚的愛國主義精神,對社會底層民眾生存境遇所堅守的人道主義精神以及對人類苦難的關注等方面。這是俄羅斯文化對東干作家的道德判斷和價值取向深層浸潤的結果,同時彰顯出異質文化在相互交流過程中所表現的人類共通的精神價值和生命意義。

  以東干詩人個案為觀照對象,可以更加形象地解讀俄羅斯文化給予東干作家道德和價值觀的熏染。東干書面文學奠基者亞瑟爾·十娃子的詩歌無論在語言、意象、題材、形式等層面,還是在文學觀念、文學傳統與文化精神等方面,都深受俄羅斯文化的影響。其詩歌對俄羅斯民俗事象的描寫及俄羅斯人物、事件的反復呈現,體現出詩人深厚的俄羅斯情結。

  總之,對于任何一個民族的文學來說,只有立足于本民族文化的豐厚土壤,同時以開放的心態積極吸納外來的各種文化思潮,才不失為一種民族文學的自新之路,也才能在外來文化的沖擊下立足。在這一過程中,東干作家在各種文化思潮中進行著艱難的探索和抉擇,他們并沒有淪為俄羅斯文化的附庸,也沒有失去自己的獨特性,這是值得借鑒的,也正是東干文學的可貴之處。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中亞華裔東干文學與俄羅斯文化”(11CWW009)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蘭州大學外國語學院)

做豆腐 赚钱吗
更多教育
更多科技